取消考级,让幼儿足球远离功利化 你怎么看?


世界足球视野里,未有过考级成才,也未有过应试足球催生后备力量,孩子需要的是足够的踢球时间和“自由生长”的权利。

据教育部披露,由全国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以及全国幼儿足球专家委员会审议通过的全国幼儿足球活动的负面清单,在2020年全国校园足球工作视频会议上发布。清单中的“禁止幼儿足球考级”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足球,从娃娃抓起”,这没问题。但这不意味着要对孩子揠苗助长。“禁止幼儿足球考级”,正包含了这层意思,置于当前背景下,也称得上拨乱反正。

幼儿足球最该培养的是孩子的兴趣,激发孩子身体内部的足球潜能,而考级是机械化的、僵硬的考核模式,也是一种应试考试,很容易让孩子过早地进入“市侩足球”的语境,从而压制其足球天性。靠考级,出不了中国的梅西,也出不了激情四射的踢球者。因此,确有必要对幼儿足球考级说不。

追溯幼儿足球考级的历史,其实不算久远。7年前,足管系统就传出了“是不是可以让孩子像学习音乐那样,建立一些等级考试制度”的声音。这以后,幼儿足球考级有了一定的热度和市场,以“少儿足球考级培训”“体育考级”等为名头的培训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而在一些幼儿足球训练场所,不少幼儿家长的议论也离不开“考级”二字。

足球考级的支持者,向来喜欢将此与钢琴、美术等考级相联系。殊不知,无论是